在我跟Sally吵完架後,原本不打算去雪梨懷著明天會更好的我, 也知道自己待不下去了..

晚上. 果然夫妻倆跑來工寮, 把大家找來開始尋問我們要離開的事..

”I didn't angry at you guys. Even you, nini. ”

工頭sally說: 我並沒有對你們生氣..甚至是妳(就是我啦)

”I am apologize for what happened this afternoon, but I do my job very hard and

I don't think I am not good at job. ”

我說: 我很抱歉今天下午的事, 但我相信我做工作做的很認真,而且我不認為我做的很差

接著她就劈哩啪拉說一推為什麼安東尼在的時候,我就做的多好多好,他一走我就隨便亂做.

(天殺的..誰知道他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阿..,她只是為了反駁我說他說我做的很好)

我說我做一樣的事, 沒有什麼之前好之後差.. 況且安東尼還叫我不要慌張(don't be panic)

說我是個很好的工人.

她說就是因為安東尼看到你驚荒失措才叫她多多照顧我

(這女人是病入膏慌嗎? 這也能掰 )

我說如果你不滿意我, 我可以離開..

她說她只是做她應該做的工作, 而且是你們決定要離開的...

就這樣, 我無話可說.....

 

接著換另外一個台灣同胞R發難,因為他不爽自己背了黑鍋,

好像大家都覺得是他把要去雪梨的事情說出來的..

他說安東尼問他會不會離開, 他說有在考慮3/7參加雪梨同性戀遊行,

但還不一定, 他會在離開前一個星期先報備..結果卻變成有9個人下星期要離開,

他不懂到底是誰講的? 為什麼要這樣講?

Sally說...是你講的阿, 是你跟安東尼講的阿, 她也是從安東尼那邊才知道我們要離開的..

"Some of you tell Antony everything." 是你們其中一個人將所有事跟安東尼講的.

" Don't forget Malaysian understand Mandarin. " 但別忘了,馬來西亞人也聽的懂中文..

又開始挑撥離間..對付這種不講理的人只能自認倒楣

然後R又跟Sally說, 因為她教我們裝箱的方式每天都不同, 所以我們根本不知道哪個方法才對..

你可以想像Sally滿口亂語, 好像很有道理,bullshit. 屁啦.

而一旁的台灣人使個眼色, 不要再跟她吵了!

 

最後她問我們有幾個人要走, 我們互看一下,

" 我做到這星期五,你要不要走? "

" 我跟你一起走..." 就這樣,8個人決定這週五離開..

隔天星期二準備上工時, 邪惡David在路上把我們攔下,告訴我們不用再上班了...

中午又跑來, 告訴我們因為有新的人要來補我們的工作, 所以明天把東西全部搬走,

有新人要來住我們的房間...

夠狠吧! 我們的房租是繳到星期六,叫我們明天馬上搬走他退錢給我們..

離開時還說 : 我很抱歉 ,明天農場很忙, 沒辦法載你們去車站坐車..

 

就這樣,一個下午的時間該到哪裡找落腳處呢?只能打電話給好朋友小兔

1558780459

(前方最左邊那個很醜的就是小兔,號稱背胞客棧熱心棧友,闖蕩Robinvale好幾個月,

身上上上下下貼滿台灣國旗, 事蹟包括一路從墨爾本騎著他的越野車橫跨好幾千公里,

北上布里斯本找他妹妹吃年夜飯, 最大的興趣是長舌跟熱心助人...

跟他相遇在墨爾本火車站, 他剛從Robinvale出來, 我們正要前往,相談甚歡將近一小時..

最大夢想是在台灣開民宿跟到南美洲自助旅行..目前單身, 有中意他的人可以跟我連絡 )

 

"小兔阿.. 工頭把我們趕出來了, 你知道哪邊可以找地方住嗎? "

"我正好要開車去採買, 可以順便載你們去找附近房子"

就這樣, 小兔開著他的工寮車, 載著我們到處找可以容納8個人的地方..

不過都是爆滿狀態,因為現在葡萄採收,大量工人踴入,旅館全部客滿..

到是有不少工頭急著找工人, 如果替他工作就可住他的工寮..

因此又去看了兩個工寮,但慘不忍堵..還是我們的比較棒..

傍晚又到馬來西亞大哥家, 看客廳能不能容納個3個人, 迫在眉睫也只能分開居住..

大哥又介紹了幾個附近工頭電話,叫我問問有沒有欠工人..

忙碌的一天.. 除了要找到歇腳處, 還要把冰箱還沒吃完的雞肉,蛋,青菜,全部炒一炒,

明天要被趕出門了,總不可能拖著大行李,還要拿著沒退冰的培根一起遠行吧..

回到宿舍開始煮大餐.. (難怪外國人都覺得我們很奇怪, 開心的時候也是煮大餐,

倒楣的時候還是要吃大餐..呵.. 有苦衷的阿~)

飽餐一頓後, 又來個離別大合照..

1558780463

直到晚上10點半, 小兔(謝謝你^^)又來載我們看他的工寮,

他說即使我們沒有要去他們家採葡萄也沒關係,可以先借我們住個幾天..

( 真是太感動了~~ ) 不過..說真的, 他們家的工寮除了一間像鬼屋,

一間像難民營, 這間到像是被搶過一樣..玻璃破掉, 沒有燈泡, 廚房什麼都沒有..

哈..開完笑的, 有地方住就要偷笑了..

反正是個漫長一天, 看完工寮後又開始把冰箱剩下的香腸,青菜,火腿,土司拿出來繼續煮消夜..

聊天聊到半夜兩點, 東西也還沒整理完..隔天David說10點要來趕我們走..

心中五味雜陳..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事需要如此被對待...

(未完待續...)

P.S 寫網誌實在是很花時間的一件事,我從早上四點半寫到五點半去上班,

      又從九點半寫到十一點半又要去上班了...

      最近沒什麼睡眠,所以反應很慢, 希望可以來個狂睡12小時

      上班去了.

 

 

   

nin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