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David要趕我們走的當天早上六點,早起打包行李順便跟其他農工say goodbye.

早餐還是一樣豐盛, 眾人將私藏帶不走的食物擺上桌..我則是在最後一刻才將行李整理完畢.

10點了. David沒來倒是邪惡Sally跟農場主人安東尼來到農舍..

" I heard you are leavinng this morning. Why are you so hurry? " said Antony

" 我聽說你們今早就要離開, 為什麼這麼急呢 " 安東尼說

" Because David ask us leave at 10 o'clock " 

" David要我們早上10點離開 " 我回答

" Do you have place to live or do you leave robinvale today? "

" 那你們有找到住的地方嗎? 還是你們今天要離開robinvale ? " 安東尼說

" We checked every accommodation here but all full. Nowhere to go. "

" 我們查過這邊的所有旅社,每間都額滿.. 沒地方去 "

(這是真的, 當我們將行李扥出房間時, 根本不知道今晚要住哪裡, 

 只能先再市區遊蕩在想下一步怎麼走 )

" Yes, it's difficult to find accommodation now.

  I made several calls for them but no space vacancy.  " said Sally

" 是阿.現在很難找住宿地方. 我幫他們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有空床 "

無恥的Sally說. (她真的很不要臉, 居然在老闆面前表現出一副大老人樣子,

砍人的喊救命, 只有她做的出來)

" You don't need to move out today. You can stay here until Friday when you know where to go. "

" 你們不需要急著在今天離開.可以留到星期五等你們決定要去哪裡再走 "

接下的對話就不值一提了, 反正sally講的一副多替我們想, 我想安東尼應該也接受她

那一套屁話吧!待他們走後, 忽然又一陣空虛, 食物都吃完了, 行李也打包了,

這幾天要幹嘛?? 哈.. 但多了兩天做準備, 總比一群人拖著大包小包四處閒晃好多了..

 

農場生活在這一星期間產生劇變, 到了最後一夜, 照例煮離別大餐.

數不出來是第幾頓離別大餐.. 在宿舍外頭遇到Sally親哥哥Boei,

經過這麼多風風雨雨, 在我分不清誰是黑是白時, 我還是願意相信他是好人.

他問我為什麼要離開, 我說因為我跟Sally吵架, 他說他知道可是他不方便說什麼..

我說沒有關係, 謝謝你這麼照顧我 ( 之前他教我怎麼樣剪的像他一樣快, 就是把

爛的塞到底下,但這招對我們沒用,因為我們跟他的標準不一樣 ; 而當David叫我把箱子

給他時,他不拿 ........ ) 我跟他說我們會先去阿德雷得旅行到墨爾本再到雪梨,

等錢花完再找工作. 他跟我說, 計量的採葡萄對女生來說很不好賺,

在這邊附近有另外計時的工作, 是工廠工作,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給你電話,

但是別跟Sally說, 所以我趕快抄下電話以備不時之需..

同樣的小兔跑來跟我們踐別, 這一聊又是從九點到凌晨兩點..

真是佩服他, 明早六點還要上工, 看他多長舌..

 

我們預訂早上8:30搭車離開Robinvale到Adelade, Sally答應早上七點半拿工作證明

跟房租押金還有剩下的薪水給我們..

但她跟David直到接近七點五十才姍姍來遲, 臉還是臭的..

按照慣例他們會送我們到車站, 雖然知道機會不大, 但還是問問看.

果然回答是他們今天很忙.. 無所謂打電話叫計程車..

更過分的是, 居然連二簽的証明也說因為沒有表格了所以沒有帶來..會再補寄給我們.

這時計程車也在外面等了, 離別的時候, David用他那不知是希臘還是阿富汗(他是這兩個的混血)

擁抱+貼兩側臉頰, 而Sally則是一副很捨不得的叫我們Take care..(真是夠了)

這一走, 果然他們也不打算給我們工作證明...

真是歹戲拖棚.. 還要寫一篇文章細訴討二簽的曲折故事..

做人難道就不能乾脆點嗎~ ( 待續 )

 

 

nin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