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咖啡店雖然只有五個正職員工, 卻有三種不同國籍..

老闆+Joey = 大陸; Susan + Jacky = 澳洲 ; 我 = 台灣...

要說大陸跟台灣都源自於大中華文化性格上比較相近也不為過,但台灣畢竟較西化..

民族自尊心不像大陸這麼來的強大, 說好聽一點是我們比較圓滑, 但大陸的儒家思想深根蒂固..

謙虛加上客氣過了頭,反而很難猜懂他們心裡真正在想什麼.. 正好跟大辣辣的澳洲人完全相反,

因此咖啡店常上演著諜對諜的戲碼..卡在中間的我練就不凡的裝傻本事,

就像以前麵包店老闆常提醒我的" 不要強出頭, 傻人自有傻福"...還真有點道理..


話說工作半年多的Susan, 讓老闆跟 Joey非常不滿, 因為她的動作其慢,

掃個半間咖啡店的地板要花40分鐘, 幫客人做個三明治要5分鐘,結帳總要老半天,

因為她的龜速,總讓我們延後下班時間,遇到客人一多就苦了旁邊的人..

偏偏她總以為她最忙, 只要有3位客人以上就急忙把我從洗碗槽叫出去服務客人,

待我脫下廚房手套,換上做三明治手套走到前檯時, 客人只想要把飲料結帳..

所以說...客人浪費了2分鐘時間等我, 而我則浪費4分鐘時間在穿戴手套與來回奔跑..

還好我任勞任怨習慣了, 最多就一個臭臉.. Joey就不一樣了, 之前跟她對罵好幾次 ..

現在就當做沒聽到,反正兩人不講話很久了...最可憐的還是夾在中間的我還要在百忙之中當傳聲機..

"Nini, could u please tell Joey I need a large latte to have here? " Susan said.

" 你可以幫我跟Joey說我要一杯內用的拿鐵嗎 ? " 我就跑到Joey旁邊跟她說..

" 你去問Susan要不要加糖? " 我又跑回Susan那問她...

" Susan, Any sugar for  coffee? "   " I sugar, thanks. " 一匙糖...有夠累..

而Susan也很不爽, 由其當她知道這幾天我開始自己做咖啡,她一副不可致信的樣子,

" Why nobody want to teach me? " 為什麼沒有人要教我?

老闆也說忍了她很久, 我們都知道西方人的算術有問題, 她常找錯錢..應該說是多找錢..

所以... 聽的懂中文的都知道老闆想辭掉她, 換一個精明一點的人..

這兩個星期有人陸續來面試.. Susan雖然不懂查顏觀色, 但她也知道情況不對..

問我為什麼有人來面試 ?  我也一副很驚訝的樣子說我不知道, 然後她說: 放心, 不會是妳的..

說也奇怪, 自從Susan知道自己有可能被Fire後, 每天像被鬼附身,動作超快速,

之前要花三小時準備的三明治, Foccacia, panini, 居然一個半小時就完成,

要花 40分鐘掃半間店的地, 現在40分鐘可以將全間店的地板掃過又拖過一遍..

每天精神抖擻, 彷彿上班是件很快樂的事一樣...

前幾天, 正準備下班的我被老闆叫到旁邊坐.. 他問我" 你覺得Susan怎麼樣? "

他說..Joey跟她有過節,問她不準, 你覺得呢??

其實我蠻喜歡Susan的, 因為她會很有耐心的教我很多東西..雖然她動作慢,但服務客人很細心,

做出來的三明治很漂亮, 就像她教我的, 客人花了七元來吃午餐,當然要讓他們覺得是值得的..

所以她會提醒我要把奶油塗滿整個麵包, 不能角角比較不容易塗就隨便帶過..

加上她又笑容滿面的跟客人聊天, 雖然她連交新男友跟帶回家過夜這種私事都會到處講,

但至少對澳洲這種愛聊天八卦的民族來說, 對她的印象會很深刻, Joey雖然英文很棒,

不過畢竟不是澳洲人,更別說我這種才說幾句話就被發現文法亂七八糟的外來人了..

澳洲有一大部份的人都像Susan一樣可愛, 說難聽一點是白目..他們沒有心機,

如果你不正面,嚴肅的指責她錯誤, 她永遠會覺得自己是對的,

而老闆這種含蓄的人, 她可能還不知道自己犯的錯誤有多大... 

所以我跟老闆說, 我覺得她還不錯, 只不過需要人家點一下.. 你看,這幾天,她不是做的很好嗎?

當然決定權還是在老闆身上, 不過, 我希望Susan可以留下來繼續跟我雞同鴨講當好姐妹..


再說到我們的廚師, 最近跟他有些不愉快, 想必也是民族性情大不同的緣故..

其實我常會分不清楚玩笑跟認真, 對我來說, 澳洲男人沒是就喜歡講些甜言蜜語,跟妳打打鬧鬧.

所以我也很習慣當他們說什麼喜歡你,要不要出去約會, 我是個好男人喔..聽到就打哈哈的混過去.. 

直到有天我拿著鍋子在廚房噴油時 ( 防止生繡 ),他又說什麼喜歡我之類xoxox..

我還開完笑說" 我也喜歡你阿..像個五歲的小弟弟.. " 他忽然看著我說..他很認真的要跟我說..

"你常在我廚房裡走來走去, 難道不是想要我注意你嗎? " "我不喜歡人家跟我玩遊戲xoxoxo "

然後又很嚴肅帶著命令的說一串叫我不要跟他開玩笑之類的話..

頓時我真的鴉口無言.. 真想跟他說,你那來的自信會覺得我每天都為了想接近你來上班..

( 本來英文就很破的我, 遇到兩種情況真的會不知所措.. 1. 遇到帥哥( 最典型就是結吧+臉紅+腦袋空白,

然後就傻笑低著頭, 趕快結帳說拜拜...2. 遇到需要辯論,吵架 ( 說實話我的英文越來越爛了,

應該要找個可以跟我吵架練英文的人 ) 煞那間, 我唯一想到的句子是

" I just do my job. "我只是做我的工作.. 然後帶著一肚子火離開..

自從那天後, 我刻意跟他保持距離.. 他倒是莫名其妙的開始挑我的毛病..說我盤子沒有擦乾淨.

故意在正忙的時候, 假裝聽不懂我的英文, 要我說好幾遍" could I have more chips? "可以幫我炸薯條嗎?

找到機會就一直問我有沒有覺得他這幾天不一樣了? 他說他變成熟, 可以照顧我..

又問我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幸運?? 

從他一開始到現在的舉動, 我的感覺是他常以一副澳洲人的種族優越,不斷壓著告訴我..

" 你知不知道你很幸運可以跟我一起工作? "  " 你應該要覺得很幸運,因為我對你有意思 "

然後告訴我他對他家的狗有多照顧, 如果我當他的狗, 他也可以一樣照顧我..
(他當然沒說叫我當他的狗, 不過我想在他心裡我的地位也是低他一等,像狗一樣)

這真的不是我多想, 我也不是一開始就對他有偏見, 說不出這種被人看低的感覺..

他跟我講話的態度好像一副我需要他來憐憫我一樣.打從心裡對他反感不舒服..

也好在,我跟他有接觸的部份大概就是幫他洗盤子的部份, 反正他如果這麼在乎就擦乾一點..

避免眼神接觸, 當他說些莫名奇妙的話時, 就裝傻..裝傻... 裝傻....過渡期過後, 應該就會好些...


文化與語言隔核,真是一條深不可側的鴻溝...

西方人不懂我們的含蓄跟保留, 真的很難相信他們男女交往前難道都沒有曖昧期嗎?

他們的思想是一直線, 我再也不相信會有什麼單純想要認識朋友的邀約...

當他們開口約你吃飯,看電影,喝咖啡, 就要有下一步動作的心裡準備...

只不過我們的拒絕藝術, 對他們來說永遠是問號...因為他們只聽的懂Yes or No.

面對直來直往的他們, 我想直接說 " sorry.. I am not into you. "

" 對不起, 我對你沒意思 " 應該不傷人吧? 


這就是矛盾的地方,就像Susan說的, 如果你們"打算"把我開除, 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呢? 

如果你對我沒意思, 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呢?

可是曖昧期就是在這個接段, "打算" 不是那麼絕對, 妳有些地方做的不好,如果妳可以改還是有機會.

我"現在"對你沒意思, 或許是因為不了解你, 先給彼此一些空間再決定下一步,還是有機會..

為何就一定要先把話說這麼直? 這麼了當? 含蓄保留是為了預留發展空間給彼此..

但.. 前提是..雙方有共同認知, 缺乏溝通或當溝通不良是只會加速混亂..

唉...  說話藝術真的很重要.. 對於我這種英文時態都搞不清楚的人來說, 

永遠都不會有用英文達成說話藝術的時候... 這就是我愛台灣人的原因...

換角度想,或許我誤會廚師對我的高傲態度.. 嗯.. 不想太多,但還是保持距離來的好..


最近店裡生意很好, 每天都忙的很快樂, 我喜歡team work, 雖然Joey跟Susan處的不好,

但我夾在中間可以幫她這個,幫她那個, 覺得很開心, 更替老闆開心..好人是該有好報^^


從三月24號到四月18號是Melbourne一年一度的comedy festival(國際喜劇節),
它與愛丁堡藝穗節,盟特利爾喜劇嘉年華並列世界三大喜劇節..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 整個城市佈滿宣傳海報, 上圖密密麻麻是各個配合喜劇節的戲院時刻表)


可惜這個節日對我有點難, 因為要用英文看喜劇實在是超高挑戰,現在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在五月的爵士音樂節.

聽說整個城市會怖滿黑白鋼琴鍵, 秋天吹來的涼風加上爵士saxphone, 一定很浪漫..

還有五月天也要來開演唱會... 一開始很興奮的說一定要去, 被身旁朋友澆了一身冷水..

來墨爾本還在五月天, 是頭殼壞啦? 

人家就很想台灣嘛...

nin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