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我跟Doris參加了一場人體試驗, 題目是"耳朵的極限",主要探討人類可以忍受的音樂分貝,

實驗方式很簡單,利用各式的樂器(如:貝斯,吉它,鋼琴,saxphone,低音bass,鐵琴,小喇巴... )

各吹各的調, 電吉它狂刷, 小喇巴拼命亂吹, 捨棄鼓棒改用鐵盆打鼓, 主唱不要命的狂叫, 

再加上像戒指來回刮著玻璃,叉子在盤裡磨擦的聲音,粉筆在黑板上另人起雞皮疙瘩的高頻聲音,

實驗時間為六小時, 但為了讓樂手有時間休息以及下場表演的樂手準備,

每半小時休息20分鐘, 在這段時間受試者可以自由走動,選擇喝杯啤酒休息片刻,

或繼續到別的廳館繼續接受考驗...也或許可以利用尿盾為藉口逃之夭夭..

由於本實驗並沒有獲得相關單位贊助( 我想只有瘋人院有興趣吧..),加上需要聘請世界各地玩極限音樂的樂手,

最遠來自挪威,還有德國,美國,巴西,韓國, 即使是澳洲雪梨或阿德雷得也要一筆為數不少的交通,住宿費.

加上他們邁力的甩頭抖腳,可不能跟偶像歌手隨便彈個四和弦,揮揮手,嘴巴動動相比擬,

因此,自願參加研究的白老鼠並沒有任何的報酬, 同時需繳納$30的入場費...

(在二次大戰希特勒的納粹時代,也曾把大批囚禁在集中營的猶太人抓去做類似的"耳朵極限實驗",

聽說很多人呈現癡呆甚至發瘋的狀態... )

相信正常人聽完上述說明後,應該只怕避恐不急,難道我跟Doris不是正常人嗎?

主辦單位早就料想到這結果,所以用了很漂亮的抽像名詞包裝,

"Overground: A festival within a festival."  每個單字都認識,但真的翻不出來..

" It will be an event where new sounds can be made and heard as the outer limits of jazz

and improvisation are explored, incorporating avent-grade, grindcore, big band, expanded cinema, 

contemporary classical and performance installation. "

簡介內容表示,這個活動將會利用新的聲音表現出不受限的爵士音樂,它是即興演出,大樂團,電影院的延伸,

當代經典(古典)和藝術上的表現... ( still 看不懂... )

它巧妙的包裝在 Melbourne 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 May 1-8 2010

(2010年墨爾本爵士音樂節)

所以,我跟Doris在英文程度有限的情況下(最好是有誰看的懂,它到底要表演什麼).不疑有它的訂了票..

在我的想像中,爵士音樂應該是在冷冷的天氣,聽著緩慢又有磁性的女歌手(最好是黑人,有渾厚的嗓音),

搭配懶懶的saxphone,彈著鋼琴打著領結的樂手,低音Bass手低調而畫龍點睛的輕輕配合,

鼓手腳打著拍子手則是不規則的忽快忽慢打著節奏,在適當的時候眾人協調的合聲,

是個讓人聽了會覺得很幸福,很想擁抱身旁人的音樂... 但........

它不是我想像中的爵士演奏會, 它是個人體的實驗.... 而我們倆誤闖了這陌生的領域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場地是在人來人往的Swanston & Collin交叉口, Town Hall )
 
( 會場金璧輝煌, 牆上還掛滿每年澳洲小姐的漂漂照片;旁邊是有稍稍打扮的我.. )
 
在表演開始前, 一切都非常正常... 樂手穿著正常, 樂器也沒什麼不同,

但開始表演後,我們就被眼前景象給嚇到,鼓手是個年近70的阿公, 打鼓打到一半連腳也一起伸上來,
打到一半還因為太激動,鼓棒還飛出去,接著就東找西找了停了好幾個小節, 還好...一旁的Saxphone,約60歲,
繼續狂吹, 阿公找到鼓棒沒多久後,索性坐在地上,連鼓都不打了,利用鼓棒在地上敲打的聲音,
還拿著鼓棒像小孩一樣,在地上滾來滾去的製造音效... 嗯... 這個開頭有點..跟一般爵士音樂會不一樣,
但整體來說還不錯...因為爵士本來就是不按牌裡出牌的即性演出..

接著是一個三人的組合,有鋼琴,鐵琴,跟一旁的民搖吉它,表演前,我們看到鋼琴都好興奮,應該是很輕柔的音樂吧?
 
結果,樂手從頭到尾只有彈到琴鍵幾個音,其它都在撥弄它的琴弦,(根本就是調音師吧...)鋼琴上夾滿各式各樣夾子,
利用它們來發出不同聲音
 
鐵琴手也很忙, 沒敲過鐵琴,到是要用水管接上小喇巴在吹奏,還有一個電風扇專門吹著保麗龍杯,利用杯子旋轉
聲音做出類似風吹的音效, 表演到一半還要蹲在地上,將乒乓球丟到地上,製造彈跳的音符
 
這吉它手也很妙,從頭到尾沒把吉它直立拿起來彈過,還用小提琴的拉弓,製造出木匠在鋸木頭的聲音..
這三人絕妙的配合..以萬馬奔騰的節奏,加上眼花療亂的環保道具,音樂之怪,就算已經10天沒睡覺,
精神也會為之沸騰..

這組的特色是混音師透過機器製造出各式讓人無法忍受的躁音... 

聽了約一個半小時後,我跟Doris只覺得精疲力盡, 如果60分貝屬於吵鬧範圍,70分貝會損壞聽力神經,

那我相信它應該有80分貝以上, 因此,我倆決定先出去透透氣,期待再回來的演出會更好

(別忘了,共有6小時的受測時間)

因此, 我們放風去吃室友推薦的正統法國可麗餅..

 
店很小間,為什麼說是正統,因為裡面的服務生都是帶著濃濃法式英文腔的法國人..
 

這是橘皮焦糖加上草梅跟糖霜可麗餅 $6, 說實在,吃起來並不怎麼樣, 可麗餅其實跟鬆餅沒什麼兩樣,
就是比較薄的鬆餅,而它的可麗餅跟我從woolworth超市買回來自己煎的差不多...橘皮帶點苦味,配上焦糖的甜,
讓人不覺得太膩...而cappucino$3.0就更不怎麼樣了,我們店裡賣的咖啡還更好喝,Doris喝了幾口就說太苦不喝了..
我們倆開玩笑說,到目前為止錢花的最值得的是我在Hungry Jack's漢堡王買的$4.95whoppers套餐最值得..

短暫休息半小時後, 我們又苦笑的帶著期待卻又害怕受傷害的小小心靈,繼續進行第二接段的爵士音樂實驗..

nin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ason
  • 哈哈~ 蠻好笑的~ 妳有一半小說家的架勢了~ 頗會打嘴砲
    還好我沒去聽下午場的爵士音樂,感覺真的很糟 kakaka
  • niniko 於 2011/04/28 13:48 回覆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